鄧白氏發佈2019第三季度全球商業風險報告,跨境商業前景略有改善但仍具挑戰 | 鄧白氏D&B思維聚焦



摘要:鄧白氏近期發佈了《2019第三季度全球商業風險報告》, 報告根據各個潛在影響企業的風險狀況,對企業面臨的最大威脅依序排名,並為各個風險因素評分。排名前十位的風險因素分數則用於計算全球商業影響評分(GBI)的總分。最新的全球商業影響評分顯示,跨境商業前景略有改善,扭轉了第二季度該評分達到歷史最高水準的趨勢,但仍面臨極大挑戰。




風險狀況創下歷史記錄


本季度鄧白氏全球商業影響評分(GBI)在前五個季度連續惡化後有所改善。此前GBI評分從2019年第一季度的279分(總分1000分)上升至2019年第二季度的308分,創下了歷史新高。而第三季度雖然下降至293分,但仍然處於自2013年推出GBI評分以來的第二高位,遠高於長期平均值(254.1分)。 從下圖可以看出,自2018年第一季度以來,商業風險出現了顯著惡化,這表明全球商業營運環境依然充滿挑戰。




2019第三季度十大全球經濟風險


鄧白氏基於對全球商業環境的潛在影響程度和事件發生的可能性進行綜合評估後,列舉了全球排名前十的經濟風險因素:

排行 區域 風險 事件可能性
(%)
全球影響
(1-5)
GBI全球商業影響評分
(1-100)
1 全球市場 中美談判未能終止中美貿易戰,負面的影響抵消了新的機會並冷卻了全球貿易成長 70 3 42
2 北美 目前美國的擴張已達到高峰,導致信貸週期的轉變,最終影響美國商業周期的轉變,進而影響了全球前景。 65 3 39
3 西歐和中歐 歐盟層面的政策制定變得更加複雜,因為反歐盟政黨在義大利和波蘭等國獲得控制權,使商業前景複雜化。 60 3 36
4 西歐和中歐 英國以混亂的方式脫歐,導致全球供應鏈中斷。 50 3 30
5 西歐和中歐 勞動力短缺和反移民政策導致歐盟長期增長潛力下降,從而破壞了全球商業機遇。 70 2 28
6 泛區域 美伊緊張局勢導致兩國爆發實際軍事衝突;同時,美國攔截油輪進入波斯灣導致油價飆升至超過150美元/桶。 25 5 25
7 西歐和中歐 德國大聯合政府因在歐洲議會選舉中的糟糕成績可能提前瓦解,默克爾任期縮短。這對德國甚至整個歐洲帶來不確定性。 40 3 24
8 亞太 在中國,隨著貿易戰陷入僵局,美國關稅打擊企業利潤和稅收收入。呆賬的蔓延導致經濟增長迅速放緩,這將打擊旨在穩定經濟的政策舉措,並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負面影響。 40 3 24
9 亞太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七元大關,人民幣貶值幅度超過預期,造成金融市場震盪,同時引發部分新興市場的危機。 40 3 24
10 西歐和中歐 隨著地區經濟增長放緩,標準貨幣政策工具用盡,歐元區陷入通貨緊縮,商品和服務需求下降。 35 3 21




新上榜的三項風險因素


2019第三季度《全球商業風險報告》列出的全球十大風險因素中,出現了三項新風險:其中兩項來自西歐和中歐,一項來自亞太地區,這亦凸顯出全球環境不斷變化的態勢。

新上榜的三項風險包括:

  • 德國大聯合政府因在歐洲議會選舉中的糟糕成績可能提前瓦解,默克爾任期縮短。這對德國甚至整個歐洲帶來不確定性(GBI評分24分,總分100分);
  •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七元大關,人民幣貶值幅度超過預期,造成金融市場震盪,同時引發幾大新興市場的危機(GBI評分24分);以及
  • 隨著地區經濟增長放緩,標準貨幣政策工具用盡,歐元區陷入通貨緊縮,商品和服務需求下降(GBI評分21分)。
在已有的風險因素中,前四項的GBI評分較上期報告惡化,另有兩項的GBI評分有所改善,一項的GBI評分未發生變化。總體而言,五項風險因素來自西歐和中歐,創下最高紀錄,這凸顯出西歐和中歐的不確定性對全球商業環境的重要性。兩項風險因素與亞太地區相關,這也凸顯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對全球商業環境的重要性。另有一項風險因素來自北美,而另外兩項風險因素屬於全球市場類別。風險類型仍然呈現多樣化特點,而且與政策制定、政治和經濟發展密切相關。這也凸顯了一個事實:所有商業領域的金融、採購和供應鏈團隊都不得不面對日益複雜和愈發全球化的世界。




政治因素帶來不確定性


我們最新一期的《全球商業風險報告》凸顯出政治因素如何成為造成全球商業不確定性的主要原因。本季度的首要風險是,我們擔心政界人士將無法,或者可能不願意阻止中美貿易戰。該項風險因素的GBI達到42分,較上期報告的35分增加。中美貿易戰可能呈螺旋式上升之勢,導致新商業機遇被貿易戰的負面二次效應抵消,造成全球貿易總量下降。

第二項政治風險是英國脫歐情況:如果英國以無秩序的方式脫歐,這可能導致地區和全球供應鏈遭到嚴重破壞,歐盟和英國之間的互惠跨境商業投資縮減。該風險以30分的GBI評分(較上期報告的27分增加)位列第四。

第三項政治風險以25分的GBI評分(與上期報告相同)位列第六。我們擔心目前美國和伊朗的緊張局勢可能導致兩國之間爆發實際軍事衝突,同時,美國攔截油輪進入波斯灣導致油價飆升至超過150美元/桶,隨之對企業和跨境貿易帶來負面影響。

最後一項政治風險是本期新上榜的一項風險因素:德國大聯合政府因在歐洲議會選舉中的糟糕成績可能提前瓦解,默克爾任期縮短。這對德國甚至整個歐洲帶來不確定性。這項風險以24分的GBI評分並列第七。




政策制定同樣重要


2019第三季度《全球商業風險報告》顯示,如果要改善全球商業環境,政策制定者,特別是歐盟的政策制定者需要做出一系列重要決定。最大的政策制定風險以36分的GBI評分(較上期報告的30分增加)位列第三。我們擔心,隨著反歐盟黨派在諸如義大利和波蘭等國佔據上風,歐盟層面的政策制定愈發複雜,同時將破壞商業環境。

另一項與歐盟相關的風險因素以28分的GBI評分(較上期報告的30分下降)位列第五,即:勞動力短缺和反移民政策可能導致歐盟的長期增長潛力下降,破壞全球商業機遇。最後一項歐盟政策制定風險是新上榜的一項風險因素,以21分的GBI評分位列第十,即:隨著地區經濟增長放緩(此時,標準貨幣政策工具用盡),歐元區陷入通貨緊縮,商品和服務需求下降。

最後一項政策制定風險是來自亞太地區的一項新上榜風險因素,以24分的全球商業影響評分並列第七。我們擔心,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破七元大關,人民幣貶值幅度超過預期,造成金融市場震盪,同時引發幾大新興市場的危機。




經濟風險因素


在全球十大風險因素中,另外兩項為經濟風險。其中一項因素以39分的GBI評分(較上期報告的30分增加)位列第二,即:美國利率已達當前擴張週期的高峰,導致信貸週期乃至美國商業週期出現變化,進而影響全球商業前景。

第二項經濟影響是,隨著中美貿易戰陷入僵局,美國關稅打擊企業利潤和稅收收入;同時呆賬的蔓延導致經濟增長迅速放緩,這將打擊旨在穩定經濟的政策措施,並給全球經濟增長帶來負面影響。該風險以24分的GBI評分(較上期報告的50分下降)並列第七。




總結:商業環境風險略有緩解


鄧白氏2019第三季度全球商業影響評分顯示,儘管較上季度有所改善,按歷史標準衡量,企業面臨的風險仍然很高。2019年第三季度的評分顯示,若無意外,儘管全球經濟正在從2008-2009年的衰退中復甦,隨著全球經濟增長再次放緩,企業決策者仍需持續、謹慎地關注全球商業環境。同時,與政策制定、政治和經濟發展相關的風險,在區域上呈現出分散化和多樣化的特點,這將導致商業環境越來越具有挑戰性。




立即瀏覽D&B Credit鄧白氏財務風險管理解決方案協助推動獲利成長>

參閱更多新世代思維>


立即聯繫我們>


Phone   +886 2 8770 7099
Facebook LinkedIn YouTube    美商鄧白氏